过年了,我们等着拿钱回家-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生活-正文
过年了,我们等着拿钱回家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11 10:30:23 来源:中工网——《四川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本报讯 1月4日,宜宾籍农民工张大姐向本报反映称,她和10多名工友在四川某药业有限公司务工时遭欠薪,遂向法院起诉。官司打赢了,还申请了法院强制执行,可就是拿不到钱。“眼看就要过年了,我家急需用钱,希望能帮忙维权。”张大姐说。

  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上了张大姐。据她介绍,2014年11月,她应聘到四川某药业有限公司,从事远程处方审核工作,公司与其签订了劳动合同,约定工资为5000元/月。最初公司都能按时发放工资,但从2015年10月开始,工资一直被拖欠。“每到月底,我都去找公司要工资,对方总是说,货款还没到帐,等收回相关款项,工资一分也不会少。”张大姐说,到2016年6月,公司已差其工资3万多元。除此之外,还有10多名工友也被欠薪。

  “我们不想与老板撕破脸,毕竟以前相处得还融洽。”被拖欠了2万余元的韩女士称,为了讨要工资,她们多次与公司老板协商,终无结果。无奈之下,2016年6月,张大姐等人遂向郫都区劳动监察部门投诉,劳动部门介入后,公司仍然没有兑现承诺。

  2016年6月12日,张大姐向郫都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了劳动仲裁,请求公司支付欠薪及解除劳动关系的补偿金。最终,该仲裁委裁定,同年8月25日前公司支付张大姐30367.46元。

  在当地政府部门的协调下,公司支付了部分工资,目前仍差她19661.64元。仲裁生效后,去年年初,她向郫都区人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和她一起申请强制执行的还有12名工友。

  眼看要过年了,张大姐等人急需用钱。“前不久,我母亲做了手术,划了10多万元治疗费。女儿读高中,马上又要交学费和生活费了……以前老板还要接电话,现在连电话都不接了。”张大姐说。正当其走投无路时,她们看到了由四川省总工会主办、本报承办的“讨薪·回家”专栏,于是通过电话和微信向本报求助,希望能帮忙维权。

  带着张大姐的问题,4日下午3时,记者与张大姐一道来到郫都区人民法院了解相关执行情况。据该案执行法官介绍,受理该执行案件后,他们迅速前往公司,了解相关情况。经了解得知,该公司从事药品连锁经营,去年以来公司经营困难,开始拖欠职工工资。目前,申请执行的职工人数达到30余人,涉及金额30多万元。“前段时间,人社部门已将该公司法人周某慧列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移送给了公安机关,对她进行刑事拘留,其处于取保候审阶段。”该执行法官说,前些天,他还与该公司法人通了电话,她正在外借钱,争取在公安机关规定的时间内筹集资金,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就在昨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连我的电话都不接了。我们会及时向公安报案,如果她再不能按时筹到钱,可能今年春节只有在监狱过了!”

  走出法院,记者拨通了该公司法人代表周某慧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发短信也不回复。

  那么,在法院的强制执行下,张大姐等人的工资能如数拿到吗?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本报记者 向晓文)


过年了,我们等着拿钱回家-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