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提供劳务受伤获赔6万-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生活-正文
农民工提供劳务受伤获赔6万
http://www.workercn.cn 2017-12-27 12:44:11 来源:中工网——《劳动午报》
分享到: 更多

受邀拆除衣柜时割伤手腕 房东以承揽关系推卸责任

农民工提供劳务受伤获赔6万

  经常在居民家中做些贴瓷砖、抹墙灰等装修工作的王子强,压根儿没想到自己在帮助一业主拆除窗子、衣柜等家具时会跟雇佣与承揽等法律名词扯上关系,更没想到他还会为此与业主打官司。

  “打官司真麻烦!”王子强说,先是业主玩失踪,费好大劲儿找到业主后又在双方是否存在劳务关系上争得面红耳赤。

  最终,法院拍板确认双方构成劳务关系,并按照过错程度,判决业主向王子强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费等合计69771.3元。

  受雇入户拆衣柜

  不慎割伤右手腕

  今年41岁的王子强来自安徽省农村。从2006年开始,他就和妻子一起在北京打零工。

  “我主要在小区里给业主装修房屋,平时干的活大多是贴瓷砖、砌墙、抹墙、拆除等小活。”王子强说,他的妻子经常联系一些家政服务的零活,以补贴家用。

  2016年11月7日上午,王子强正在朝阳区十里河建材民乐市场门口等活。一个姓刘的房东说有个拆除的活儿,让他去家里拆窗户、暖气和衣柜。

  “工作量不大,一上午就干完了。”这位房东说。

  于是,二人约好干到下午5点,一天的工钱是260元。

  双方约好后,该房东买了角磨机用的锯片,支付了王子强坐地铁的费用,二人一起来到房屋所在地——朝阳某小区2108房间。

  按照房东安排,王子强先拆窗户,再拆暖气管。之后拆小衣柜,最后拆卧室的大衣柜。

  下午3点多,王子强在用角磨机切衣柜时,角磨机突然滑落并切伤他的右手腕。

  房东带着鲜血直流的王子强到民航医院就医,医生说医院如果安排手术需要等待六七个小时,因此推荐他到年伦医院治疗。

  房东借口办手续

  竟然一去不回头

  到了年伦医院附近,房东说他去办理就医手续。没想到,房东这么一走,就一去不回了。

  无奈,王子强自己租一辆三轮车来到年伦医院门诊大厅。当天下午四点半,他才挂上号。他交了手机微信里仅有的700元后,医院开始动手术。

  术后,王子强夫妇多次打电话找房东,要求其支付医疗费并返还自己的锤子、斧头、角磨机等施工工具。但房东夫妇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对他的要求不闻不问,置之不理。

  “看房东的穿戴打扮和言谈举止,不像是没有钱且爱耍无赖的人。”王子强说,经打听,他和妻子找到北京致诚公益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求助,希望这里的律师帮助他进行维权。

  该中心指派于慧律师为王子强免费代理该案。当问及房东姓名、住址时,王子强连这些基本信息都答不上来。为了寻找房东,于律师开始走访物业、居委会和派出所,但都没有结果。

  “没有房东的姓名、住址、电话,到法院就立不上案,想维权更无从谈起。”于律师说,正在这个时候,王子强夫妇意外得知这个房东正在和一个买他们房子的买家打官司。

  了解这一情况后,于律师和王子强夫妇在房东的案件开庭之日,专程来到朝阳区温榆河法庭等候。

  看到房东后,王子强立即拨打110报警。

  警察出面后,才弄清请王子强干活的房东是刘一彬,朱某是其妻子,房产证登记的是刘一彬的名字。不过,王子强干活的房子已经卖给了第三方。

  承揽雇佣有区别

  劳务关系被确认

  有了房东的信息,于律师帮王子强整理了详细的起诉状,并递交朝阳区法院。

  庭审时,王子强与房东刘一彬的争议焦点是:双方之间是劳务关系还是承揽关系。

  “本案应为雇佣关系,并非承揽关系。”于律师说,所谓雇佣关系是指受雇人在一定或不特定的期间内,从事雇主授权或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其他劳务活动,雇主接受雇工提供的劳务并按约定给付报酬的权利义务关系。

  “而承揽合同是指当事人一方按另一方的要求完成特定的工作,并交付劳动成果,另一方接受劳动成果并给付一定的报酬的合同。”于律师说,承揽合同的当事人之间不存在组织领导关系,承揽人在完成工作中具有独立性。承揽合同的承揽人在完成工作中致人损害的,由承揽人自己承担责任,与定作人无关。

  针对刘一彬强调其已经将拆除家具的工作承包给王子强,双方之间系承揽关系,其无需为王子强所受伤害承担赔偿的主张,于律师说,本案中刘一彬要求王子强去其家中一起拆柜子、拆窗户。王子强本想用锤子砸,但刘一彬让他用角磨机锯。因此,刘一彬这一行为在客观上对王子强具有身份上的支配性、从属性、控制性,使王子强必须服从其指挥。相应地,王子强的工作已经丧失独立性。由此,王子强与刘一彬并不构成承揽法律关系,双方形成雇佣关系的特点十分明显。

  于律师认为,拆衣柜和拆窗户是一项技术含量较低的工作,不需要特别的技术设备,只需提供较为单纯的劳务。因此,刘一彬雇佣王子强拆除衣柜并支付工钱,实际上是对王子强支付的劳务报酬,双方自然形成了雇佣合同关系。

  法院审理查明,王子强跟随刘一彬进行拆除作业,虽然其自己携带了工具,但就其实施的具体工作而言,并非交付成果类型的工作。这一点,不符合承揽关系的根本特点。相应地,王子强在完成工作的过程中需听从刘一彬的指示与安排,按刘一彬的要求先拆什么、后拆什么。由此可见,王子强系为房东刘一彬提供劳务者,双方之间形成劳务关系。

  法院认为,王子强在完成房东指示的工作过程中受伤,根据法律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为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庭审中,刘一彬称王子强不听其劝阻在提供劳务前饮酒,根据王子强在市场门口等活时其工具包内装有“王子强装饰公司”字样的名片,可以看出王子强在从事相关装修等工作中有着足够丰富的经验及技能,其对使用角磨机这种危险器具的操作规范和注意事项应更加清楚,在从事切割工作中应比平常人更加小心谨慎。但据其所述,他在使用角磨机切割木柜时该设备滑落致使其受伤,结合其自身应有之经验和技能,可以证明其在发生事故时未尽到完全的注意义务,对自身负伤存在一定的过错,须承担部分责任。

  本案经三次开庭、两次调解、两次伤残鉴定,法院酌定王子强与刘一彬之间的责任比例为30%和70%。据此,判决刘一彬赔偿王子强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精神损害赔偿等合计69771.3元。

  法院判决后,刘一彬既不上诉,也不履行法院判决义务。12月22日,通过强制执行,王子强获得了相应赔偿。(本报记者 赵新政)


农民工提供劳务受伤获赔6万-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