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打工汉照料重病哥哥不离弃 感言一路好人多-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生活-正文
五旬打工汉照料重病哥哥不离弃 感言一路好人多
http://www.workercn.cn 2017-11-16 14:03:59 来源:中国新闻网
分享到: 更多

五旬打工汉照料重病哥哥不离弃感言一路好人多

  图为刘官吉的13号床铺,他已在这里蜗居了7个月。 刘鹏 摄

  中新网郑州11月16日电(记者 刘鹏)“如果不是这么多好心的患者家属给予我无私帮助,或许我和哥哥不可能挺到今天,可如今,许多好心人的名字我都还不知道。他们的默默帮助是我最大的精神支撑,让我更有信心等到哥哥醒来的那一天!”近日,年近五旬的打工汉刘官吉在受访时向记者如是感言。时至今日,他已在重症监护室独自守护、照料重病哥哥200多个日日夜夜。刘官吉说,“多亏这一路身边好人多!”

  48岁的刘官吉出生于河南邓州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在姐弟7人中排行最小。让人心酸的是,刘官吉姐弟7人中已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先后去世。剩余的5兄妹中,三人均因重病致残,只有刘官吉和三哥刘官印身体健全。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今年4月15日的下午6点左右,不幸再次降临到这个家庭。在郑州打工的刘官印驾驶垃圾清运车时,因脚踏踩空头部摔落倒地,导致颅脑重损,被紧急送往郑州一家医院的重症监护室(ICU)。

  刘官吉告诉记者,因其父母去世早,家中极度贫寒,以至于三哥刘官印过了成家的年龄也始终未娶,直到事发前仍独身一人常年在外漂泊。

  4月17日,在获知到哥哥颅脑重伤的消息后,刘官吉第一时间辞去工作奔向医院,决定全力守护、陪伴哥哥。然而,现实的残酷却将这个年近五旬的汉子压得喘不过气。刘官吉告诉记者,哥哥的老板在缴纳了4万多元的抢救费后便不愿继续承担。随即,刘官吉将多年来在山东烟台打零工的所有积蓄、及向亲朋好友借来的2.5万元钱交到了医院,但无疑,这是杯水车薪。

  从那以后,为了让哥哥不间断治疗,刘官吉除了每天在ICU照料哥哥外,白天还要挤出时间出外替哥哥维权讨要赔偿款。“最艰难的是刚开始的一个多月,不敢想象病危通知下达后重度昏迷的哥哥能不能醒过来,不敢考虑明天的救命钱从哪里来!”刘官吉告诉记者,最初的那段时间,他基本上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天亮后跑出去打官司。

  然而,就在刘官吉为哥哥全力奔波之际,5月的一天,在烟台打工的儿媳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婆婆淡新玲(刘官吉妻子)因突发脑梗被送往医院正紧急救治。电话中儿媳问他能否返回烟台照料时,刘官吉一时竟不知所措,在迟疑片刻后对儿媳说,“如果我现在离开,你三伯就没了”,随即便匆忙撂下电话。刘官吉说,那一夜,他感到失落、无助,想到正在医院的妻子而深深的自责。

  刘官吉告诉记者,就在接到妻子住院电话的当天,当他刚从ICU给哥哥喂完饭回到休息区时,不曾想发现自己床铺的枕头下放有500元钱,“直到现在,我还都不知道是谁放下的。”

  刘官吉说,但就从那天起,他的事情好像就在整个病区传开了,一拨又一拨热心的患者家属主动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今年6月,安阳一位侯女士的丈夫因脑出血住进ICU,在得知情况后坚决拿出1000块钱让我购买生活用品;还有一位二十多岁的女教师在ICU照顾母亲期间,要求加我微信向我转款;7月份,开封一位患者的妻子、几个弟弟甚至侄子也200、500、1000不等的给我帮助,等等。”

  刘官吉说,不但如此,哥哥每天6次用针管注射进食的豆浆、鸡蛋,好多都是病区的患者家属给予的。“半年多来,一拨又一拨的患者家属还把吃的、穿的、用的等等送到了我的跟前,只为了在生活上给我多一点的照顾。”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刘官吉所居住的ICU病人家属休息区内,密密麻麻的紧排着几十张高低床,或许因照顾病人所累,这些病患家属蜷缩在狭小的床铺上显得疲惫不堪。但当提起13号床铺的刘官吉时,不少患者家属精神都为之一振,向记者竖起大拇指,“人穷志坚,情深意重!”

1 2 共2页


五旬打工汉照料重病哥哥不离弃 感言一路好人多-打工生活-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