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者写诗——在压抑中梦想 在迷茫中求索-我的作品-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我的作品-正文
打工者写诗——在压抑中梦想 在迷茫中求索
http://www.workercn.cn 2015-07-20 07:12:01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渴望升华 漫画/李法明

  打工者创作的诗歌,随着打工者的脚步漂泊在路上,从一个个侧面,记述着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农民进城务工的潮起潮涌和人物命运的跌宕起伏。多年以来,提起打工文学创作,评论界和读者多用两个字概括:诉苦。

  我们在关注他们的诗歌,也在关注他们的生活。他们说,如果人们认为诉苦是打工诗歌的底色,那正折射出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因为生活真的很艰辛。

  苦闷的诗歌下隐藏着诗人一颗怎样的内心?打工者们是因苦涩、压抑被填满而陷入迷茫,还是努力在希望中找寻一丝光亮?

  一、打工诗歌:

  愤怒苦闷是底色?

  “一锤砸在虚假的上帝/它并不存在。/它看不到建筑者的疾苦……/一锤砸在建筑商的头/他榨取建筑者的剩余劳动。/还压薪,拖薪,欠薪,扣薪/一锤砸在监工的脚上/这丧家的狗。向他捏紧愤怒的拳头/一锤,一锤,一锤/一锤砸在我的大拇指/榔头握得更紧/一锤砸在我的左腕/榔头在飞,錾子在追/一锤砸在零点三十分。天空破碎。”写这首《榔头歌》的时候,作者程鹏还在深圳的建筑工地上梦想着美好的未来。在近日接受《工人日报》记者采访时,他说自己刚失业,正在为车祸受伤的母亲筹集高额的医疗费。

  程鹏对记者回忆当初的梦想时说:“我最初的理想是当作家,改变农民的命运,那时我尽情地描写了对城市生活的向往。外出务工,是为了赚钱,再后来,想做好装修,但都很失败,包括我的文字。”

  许多和程鹏有着同样经历的打工诗人,他们的诗歌里充满了对现实的控诉:苦涩、压抑的流水线,繁重、艰辛的工地劳动,捉襟见肘的生活,思念妻儿的内心……

  “好些年了,我比一片羽毛更飘荡/从大凉山到嘉兴,我在羽绒服厂填着鸭毛/我被唤作‘鸭头’时遗失了那部《指路经》……”5月23日,站在天津大剧院的聚光灯下,彝族诗人吉克阿优缓缓朗诵出这首诗歌《迟到》。记者在台下见到他时,他正在和周围的打工诗人愉快地聊天,青春阳光、活泼开朗的外形很难与他的诗歌所展现的压抑苦闷相勾连。但他却告诉记者:“我在奔波时,内心里是充满希望的,所以以前不停地换工作换城市,但是现实终究是很残酷的,梦想一次又一次离我越来越远。”

  “从北京退到深圳/从东莞退到杭州/从常熟退到宁波/从温州退到成都/退到泥土、草木/五谷的香气里,故乡依然很远/是一只走失的草鞋/退,继续退,从工地里退出来/从机器里退出来,从那滴泪水里/退出来,从四十岁退到三十岁/二十岁、十岁……/故乡依然很远/是一只走失的草鞋/退,继续退,面朝未来/退到母亲的身体,那里,没有荣辱。”饱尝20多年颠沛之苦的制鞋厂工人唐以洪用这首《退着回到故乡》表达了他因无休止的流浪而滋生的绝望。

  贫穷、迷茫,以及对生活的无奈,是读者在打工诗歌中经常看到的抱怨情绪,其中包含着打工诗人们对时代的批判和对成功的渴望。他们说,愤怒是打工诗歌的底色,因为生活真的很艰辛。因此,他们很少用华丽的语言去装点诗作,有时诗人会感到诗歌的无力和无用,于是,他们选择用调侃和反讽来缓解内心的痛。

  中国有3亿多的农民工,他们用双手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他们就生活在我们周围,却仿佛离我们很远,他们在创造巨大物质财富的过程中,也创作了数量惊人的诗篇。他们的诗歌虽然少了阳春白雪的美感,却添了下里巴人的真实。

1 2 共2页


打工者写诗——在压抑中梦想 在迷茫中求索-我的作品-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