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网首页时政评论国际军事社会财经企业工会维权就业论坛博客理论人物网视图画体育汽车文化书画教育读书娱乐旅游绿色建设社区打工

打工

明星人物

“漂”在病房的护工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吴铎思 中工网通讯员 王家熙
2018-08-16 07:58:43

  ● 透支:个中苦累鲜有人知 ● 委屈:最怕雇主刁难误解

  ● 转行:年流失率曾达300% ● 游离:规范化道路还很长

  这是一份全天24小时待命、没有休息日的工作;他们成天忙碌于医院、敬老院等地方;他们没有无影灯下的起死回生术,也不懂“望闻问切”中的玄机;他们不是正式职工,却又是医院的一个重要群体;他们常常被人忽视,病人家属却又离不开他们;他们陪护在病床前,给予病人连子女都难随时付出的关爱……日前,《工人日报》记者走近护工群体,探访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全年无休是工作常态

  凌晨1点多,福建医大附一医院住院部胃肠二区的走廊内空无一人,充斥着消毒水气味的病房中,呼吸声此起彼伏。

  一阵急促的喘息声传来,守在重症监护病房内的护工韩国生在半梦半醒中听见后,迅速来到病人身边,熟练地翻身、扣背、祛痰……一套娴熟的动作下来,病人皱起的眉头渐渐舒展。

  这一周,韩国生值夜班,要从晚7点一直工作到次日上午7点。这样的日子,他已经坚持了6年多。2013年,从老家江苏淮安来到福州后,韩国生每天的生活就变成三点一线:病房、医院食堂和租在医院附近的“家”。除了春节回趟老家,全年无休是他工作的常态。他每天在医院里做的事情就是给病人喂饭、洗漱、擦澡、拍背、处理大小便等。

  每周三、周五是这个病区的开刀日,也是韩国生等护工们最忙的时间。他们要推送需要开刀的病人到手术室,帮助病情相对稳定的病人迁床,把刚动完手术回来的病人送到重症监护病房观察。每逢这个时候,当班的护工们一刻不得闲,不停地在病房外几十米长的走廊中来回穿梭。这样的一个白班下来,每天手机上的计步都要超过3万步。“好在负责这层病区的8个护工都是淮安老乡,能相互照应、帮衬。”

  今年49岁的赵玉梅来自四川广元,在福建省立医院当护工已5年多。每天上午8点到9点是医院的查房时间,赵玉梅必须要守在病人身边,向医生汇报病人的情况。查房结束后,病人开始挂点滴,赵玉梅一直陪在床边,不时仰头看看输液袋的余量,以便及时按铃提醒护士。每过两个小时,她还要按照护理褥疮的要求,为病人翻身。

  脑梗、气切、偏瘫的卧床病人,是赵玉梅主要的陪护对象,其中最费精力的当属脑神经受创的病人。胃管、尿管、引流管、氧气管、输液管……深夜里,为了防止躁动难受的病人不自觉拔管,赵玉梅只能目不转睛地守护在旁。“他们控制不了自己,我只能整晚不睡,扶着病人的手。”虽有好心的家属常在上半夜替换她照看,但赵玉梅的眼中仍布满了血丝,“就盼着能眯一小会儿,哪怕三五分钟都行。”

  赵玉梅睡觉的地方是由两个凳子和一块半米宽左右的木板搭成的,晚上搭在病房里,白天收起来搬到储物间。“在木板上面放床被子,一边垫着,一边盖在身上,就不会觉得冷了。我今年从老家带了一个熟人过来,她跟着我做了不到5天,觉得又脏又累太辛苦,就走了。”

  最怕雇主故意刁难

  早在1998年,来自三明建宁的刘秀升就入了护工这行。在泉州鲤城区的福建医大附二医院里,她做护工已经7年多时间,但每当有人问起自己的工作,她总是含糊回答说,“在外做点小生意”。刘秀升并不想故意撒谎,只是身边不少人对护工指指点点,让她很难堪。

  说起自己的经历,刘秀升苦笑:“我的大儿子在读大学,女儿在读高中,孩子们上学、吃饭、穿衣都需要花钱,家里还有80多岁的婆婆要供养,老公在外打工挣钱也只能维持一部分家用,其他方面就得靠我了……”

  林文虎、林金云夫妻十几年来都以做护工为生。“我们做这份工作不怕苦,不怕累,就怕雇主故意刁难。吃个饭被抱怨时间太长,接个电话被抱怨耽误了病人康复,晚上趁病人睡着打个盹儿,又被家属抱怨不顾病人死活。”诸如此类怨言,起初让林金云心里很难受,为此还悄悄哭过,虽然一直在自我解压,但这些年她心里从未轻松过。

  “护工毕竟是服务行业嘛,讲的是态度和质量,病人和家属撒撒气心里舒服了,我们才好接着做事。”林文虎经常这般劝慰爱人和身边的同行。

  有人坚守有人转行

  在护工这个行当,有人选择坚守,也有人决定转行,杨秀琴属于后者。

  在福州鼓楼区西洪小区一幢老式楼房底楼的中介公司里,杨秀琴坐在一个七八平方米小房间的角落里,静静地等待着面试。

  这是一家开了3年多的家政中介,除了日常家政业务之外,也向附近的几家医院输送护工。不过,杨秀琴这一次来,应聘的岗位不是护工,而是保姆。7年前,她从四川来榕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护工,“那几年,天天住医院,好几家医院都呆过。”

  前年,还在福州总医院做护工的杨秀琴照顾过一位老人,“因为照顾的时间长了,和她熟了,和她家里人也熟了,老人出院了,让我跟过去接着照料”。这一照料就是一年多。

  等再次回到医院时,杨秀琴对护工这份活已有些不习惯了。“很累,几乎是24小时待命。之前还想过当月嫂呢,但已经48岁了,年纪不允许啊。”

  如今选择当保姆,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杨秀琴明白,一旦脱离医院和病床,自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愁订单,取而代之的是每一次接活都必须自谋出路。但即使如此,她还是转行了。

  陈东屏是福建康盟护理服务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每当听到病患家属抱怨医院优质护工服务紧缺时,他都很无奈:“有经验、专业强、服务好的护工都很抢手而且数量有限,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高品质照护需求。”

  据陈东屏介绍,3年前他曾做过一次调研,发现护工行业最大的问题其实不是供给失衡,而是供给匹配问题。由于照护模式的不同及照护匹配的不精准,导致护工时常接不到订单,或是服务过程退单,严重影响护工的工作稳定性及客户对照护服务的认可度。让很多护工对这个行业失去信心,因此护工年流失率曾高达300%。

1 2 共2页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编辑:王砚

新闻排行

热点荐读

  • 热点荐读

    多地上调高温津贴 这笔钱你领到了吗?

  • 热点荐读

    起底老年人消费的N种大骗局

  • 热点荐读

    2018全国两会热点“工”话题

  • 热点荐读

    5年两高报告中的农民工权益保护

  • 热点荐读

    “尊法守法·携手筑梦”全总与教育部联合开展服务农民工法治宣传行动

最新资讯

明星人物

  • “漂”在病房的护工

    这是一份全天24小时待命、没有休息日的工作;他们成天忙碌于医院、敬老院等地方;他们没有无影灯下的起死回生术,也不懂“望闻问切”中的玄机;他们不是正式职工,却又是医院的一个重要群体;他们常常被人忽视,病人家属却又离不开他们;他们陪护在病床前,给予病人连子女都难随时付出的关爱……日前,《工人日报》记者走近护工群体,探访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 烈日下的“飞机守护者”

    近日,西安持续高温天气。为确保航空运输高峰期的飞行安全,中国南方航空西安分公司的飞机维修人员冒着高温,坚守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停机坪,为每一架次飞机执行检查、维护和保障任务。

城市家庭

  • “朋友都羡慕我们的好福利”

    谢女士是广西柳工集团的财务骨干,丈夫在上海工作,女儿6岁。暑期一到,夫妻俩就为孩子无人照顾而发愁。“现在,公司工会办起了暑托班,聘请的老师很负责任,女儿喜欢来这里。亲戚朋友都羡慕我们公司的好福利。”谢女士说。

  • 工地迎“七夕”

    8月15日,四对夫妇在位于长沙的中建二局某工地用拍摄婚纱照的形式迎接即将到来的七夕佳节。中建二局征集了长沙、衡阳等工地项目的夫妻,为他们拍摄婚纱照片,送上节日的祝福。

新闻日历

友情链接

人民网 | 新华网 | 中国网 | 央视国际网络 | 国际在线 | 中国经济网 | 中国广播网 | 中国日报网 | 中国青年网 | 光明网 | 中国新闻网 | 中国西藏网
中国台湾网 | 党建网 | 千龙网 | 东方网 | 南方网 | 北方网
京ICP证100580号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9003) |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广媒)字第185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1630)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版权声明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