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荣超:装台工的幕后人生-明星人物-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明星人物-正文
乔荣超:装台工的幕后人生
http://www.workercn.cn 2018-05-10 07:17:05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演出大幕开启,他们悄悄隐没……

装台工的幕后人生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曹玥 郝赫 文/图

  乔荣超正在检查舞台布景,他手里攥满从景片边角撕下来的塑料布,确保不会因塑料反光影响舞台效果。

  “来来来,换景了!”舞台美术指导一声令下,装台工人们带着四合院“围墙”、假山假树等舞台道具上了台,不一会儿,一个独具北京风情的胡同场景就搭建出来了。

  4月26日晚7点,当《工人日报》记者走进中国评剧院时,30多名工人正忙于曲剧《花谢花又开》的舞台装饰工作。

  据北京文化局、北京市演出协会数据统计,2017年,北京地区舞台演出场次达24557场。在日均67场次的演出中,这样的装台场景每天都在不同剧院发生着,每天有几千名装台工人在幕后忙碌。他们大部分都是进城务工人员。

  “安全,只能自己保障”

  2015年10月,歌手蔡依林巡回演唱会南宁站因搭台发生事故造成1死13伤而取消个唱;2016年,歌手田馥甄的演唱会也有工人在施工时发生意外……

  每年,有关舞台施工意外的新闻并不少见。装台时,“注意安全”成了乔荣超说过最多的话。而每当有人在高处作业,他都会目不转睛地盯着工友,十分紧张。

  装台13年,乔荣超也曾遇到过危险。“演出开始时,灯光熄灭,站在20多米高的地方操作,底下是漆黑一片。有一次提拉景片时两场景片相撞在一起,反弹后就把自己的胳膊划伤了,忍着疼痛还要把景片拉上来,不然景片掉落后果严重。”

  现场30多名装台工在乔荣超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组装着景片,景片上的装饰是铁丝拧上去的。安装完毕,乔荣超便会走到景片背后挨个检查铁丝是否拧紧,手中也抓满了从景片边角上撕下来的塑料布,指甲盖中塞满了灰尘。“如果演出中铁丝松了,掉下来会砸伤演员。这些塑料布反光严重,影响演出效果。”

  舞台侧面,何艳军正在一笔一画地认真记录着,“屏风、窗帘——12、16上,黑纱26。”手头一张褶皱的纸上已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数字,数字标记着的是每个吊杆所挂的景片。

  作为唯一一名吊杆工,何艳军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站在阴影中,就着控台界面的光线,调配剧院里60多个吊杆上上下下。“吊杆用的多,戏的场景就丰富。我就得更加小心,怕万一掉落砸到人。”

  “我们这个行业,流动性大,大部分工人是临时招聘而来,并没有保险,发生意外谁也承受不起,更负担不起他人的意外。”乔荣超一边收拾舞台一边无奈地对记者说,“安全,只能自己保障。”

  熬夜、连轴转是常态

  记者采访时,舞台排练进行到了第六幕,还有三四幕戏要在当晚合光合景。第二天一早,导演和演员将走台彩排。时间紧任务重,工人们必须抢时间抢速度,“如果顺利,凌晨应该能到家,明早6点多再过来。这还算正常的。”同样入行十多年的何艳军说,“一有戏就要盯着,不然你的活谁干?这行挺熬人的。”“五一”三天假期,他们没有休息的时间,每天都要盯演出的后台。

  2010年冬天,乔荣超一行人赴西藏为一演出团体装台,演出结束拆台时赶上下雪,剧院内温暖如春,室外却寒风凛冽。乔荣超和他的工友们在巨大的温差中往返装车,雨雪夹杂着汗水浸湿衣衫。一口气撑到装车结束,他们才去找小面馆充饥。“30多人坐在面馆中狼吞虎咽,当时我点了一碗牛肉面,那一口热汤下肚,像是救了我的命。”

  从事装台工作以来,乔荣超已经有好几个春节没有回家。除夕夜爆竹声中,他依旧忙碌在舞台间。“装台工人都一样,当别人放假时,就是剧院最忙碌的时候。春节虽然想家也没有办法,趁着活多,多挣点钱嘛。”

  “一到节假日,尤其逢年过节,是我们最忙的时候,连轴转。”被称为韩队的舞美总负责人韩国宏向记者解释道,“我们都是夜猫子,白天休息,晚上工作,必须赶工,调试设备和场地,在演员和导演来之前都要弄好。”有演出的时候,能睡四五个小时算好的,加班十天半个月已成为常态。

  流动性大,技术型人才短缺

  韩国宏告诉记者,装台队伍中像乔荣超、何艳军这样的70后“老”师傅比较少见,大多都是年富力强的小伙子。

  就他所在的北京曲剧团而言,近几年,老一辈工作人员陆续退休,剧团面临着资金和招聘之间的矛盾——招人进来,意味着要在薪资发放等方面投入更多资金,同时面临年轻人转行等不确定因素;不招人,则人手不够,缺口难以填补。“更多时候我们愿意和一些舞美公司、工作室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既可以节约剧团成本,也能够避免人员流动性大等问题。”

  装台工一个萝卜一个坑,遇到人员请假,岗位上就没人了。逢年过节,各个剧团都有大量演出,至少要提前一个月预约装台工。“最好找长期合作的,来了就知道怎么干,教手生的,太浪费时间了。”韩国宏说。“特别缺复合型人才、技术型人才。”

  乔荣超向记者展示了他所在的名为“中国舞美制作联盟”的微信群,群里200多人,很多都是他的老乡。记者看到,该微信群中关于装台工的招聘信息更新很快。像这样的微信群,乔荣超加了好多。

  据介绍,在北京,一个装台工人一天的工资为80元~120元,只有少部分人由舞美公司统一管理,有些公司会替员工缴纳保险,而大部分装台工没有什么保障,没有装台工作的时候,也会找其他工作维持生计。

  时针指向23点,一天的工作即将结束,一些装台工开始收拾东西。人群中有一位老者走向了门口,小伙子们喧嚷吵闹着和老人说再见,老人笑着挥手走进了夜色。“那是我们舞美部门的前辈,该退休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优秀的年轻人接替上来。”何艳军站在控台旁感慨。


乔荣超:装台工的幕后人生-明星人物-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