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留守妇女”到“留守妻子”:关爱体系能否更细化?-幸福家庭-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幸福家庭-正文
从“留守妇女”到“留守妻子”:关爱体系能否更细化?
http://www.workercn.cn 2017-12-22 08:18:03 来源:中国妇女报
分享到: 更多

  随着社会发展和城镇化进程加速,人口流动日趋频繁,关注城镇留守妻子已引起学者关注。最近一期的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刊登了题为《剧变中的我国留守妻子及其学术和公共政策含义》的一篇文章。记者注意到,文章着力强调城镇“留守妻子”应受到关注并纳入国家家庭支持政策。

  从公开资料和媒体上的“留守妇女”到“留守妻子”,这篇文章中的研究主体不仅仅是称谓的变化。其中的关注视角和重点有哪些方面?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就此采访了该文成果课题组负责人——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段成荣。

  留守妇女基本信息明显短缺

  “我们强烈呼吁未来有关留守妻子的学术研究能够更多地关注城镇留守妻子;未来有关留守妻子的公共政策一定要尽快把城镇留守妻子纳入其中,把‘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妇女、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拓展为‘健全留守儿童、妇女(妻子)、老人关爱服务体系’。”段成荣对记者说。

  习惯上,人们将留守人口分为留守儿童、留守老人和留守妇女三个子群体。近几年来,民政、老龄、统计等部门在获取留守儿童和留守老人信息上进展迅速。

  然而,段成荣表示,建立健全留守人口关爱服务体系,有赖于准确地获得留守人口的基本信息。但迄今有关留守妇女的信息获取进展甚微,涉及留守妇女的基本信息明显短缺。

  段成荣表示:“与此同时,在深入城乡社区开展相关调查研究时,在参与各种相关学术讨论时,在对有关统计资料和调查数据进行的初步分析研究中,我们发现,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留守妇女群体正处在急剧变迁过程之中,无论其规模还是结构都在快速变化。这些变化,有没有规律性?是什么规律?应该怎样应对这些变化?在现有文献中还没有受到关注。”

  在段成荣和他的课题组看来,准确地把握这些变动的规律和趋势,是建立健全留守妇女关爱服务体系乃至整个留守人口关爱服务体系的前提。

  为了更好地推动关爱服务体系建设,更好地为越来越多的有关留守妇女的学术研究提供信息基础,段成荣及其课题组利用近年来历次全国人口普查和1%人口抽样调查数据资料,对21世纪以来我国留守妇女的剧变情况做出梳理、概括,并简要探讨这些变化的学术和公共政策建议。由于留守人口特别是留守妻子基本是在进入21世纪以后才快速成为一个受到各界关注的社会群体,课题组的数据分析时间限定在2000年至2015年。

  留守妻子处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

  段成荣教授及其团队的研究认为,我国留守妻子处在快速城镇化进程中。

  比如,从来源地城乡构成看,2000年,全国留守妻子的81%来自农村,只有19%来自城镇。此后短短15年间,来自城镇的留守妻子所占比例快速大幅度提高。2000~2005年,城镇留守妻子在全部留守妻子中的占比提高了10个百分点,2005~2010年城镇留守妻子所占比重有了更大幅度(13个百分点)的增加。到2015年,城镇留守妻子在全部留守妻子中所占比例高达43.72%,全国接近半数的留守妻子居住、生活在城镇。

  段成荣认为,这一变化主要源于两方面:一方面是我国城镇化进程快速推进,人口城乡结构在21世纪发生根本变化,城镇人口在全国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已达57%。人口城乡结构变化,必然带来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的城乡结构发生重要变化,只是这种变化在此之前没有得到足够重视而已。另一方面是我国流动人口的来源地城乡结构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进入21世纪以来,来自城镇的流动人口在全部流动人口中所占比例越来越高,预计今后一段时期会更高。

  记者注意到,根据《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7》数据显示,跨省流动人口男性比例有所提高,东部地区的性别比较低。跨省流动人口中男性比例呈上升趋势。2011年跨省流动人口中男性占51.2%,女性占48.8%;2016年相应的比例分别为53.8%和46.2%。与此同时,近几年来,在国家政策推动下,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进步较大,2016年全国户籍城镇化率达到41.2%。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全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分别增长了1.4、2.8和1.3个百分点。

  这些因素和留守妻子的数量相互影响。

  段成荣表示,强调留守妻子的上述城乡结构变动趋势,既有重要学术意义,也有重要公共政策含义。

  我国人口大规模流动主要是发生在过去40年内的事,在流动人口产生和快速增长初期,几乎全部流动人口都来自农村,以至于当时学术界、媒体等各方面都把流动人口与农村人口、农民工等相提并论。

  “近年来,虽然流动人口的城乡结构已发生重大变化,但上述认识‘定式’还是在媒体报道、学术研究以及公共政策制定等方面牢固地占据主导地位。迄今,有关留守人口的讨论仍然聚焦在农村留守人口上,有关留守妻子的讨论仍然聚焦在农村留守妻子上。”段成荣强调,虽然农村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因其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更多因而完全需要额外予以关注,但需要指出的是,有关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的关注视角,必须要迅速扭转到既包括农村又包括城镇在内的完整的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上来。

  “否则,我们将忽视超过半数的留守妻子。这一点,不论是在有关留守妻子的学术研究上还是在有关留守妻子的公共政策制定、实施上,都同样重要。”段成荣说。

1 2 共2页


从“留守妇女”到“留守妻子”:关爱体系能否更细化?-幸福家庭-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