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黑土地-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文学-正文
深沉的黑土地
http://www.workercn.cn 2016-12-13 16:12:45 来源:中工网—《辽宁职工报》
分享到: 更多

  黑土地,是一种商标。

  江南某车站卸下一车东北马铃薯,运走后站台留下一层煤粉般的黑土,车站扫去栽花。两年后,那盆花大赛夺魁。于是,有人运来黑土,称“花土”,论斤卖。

  黑土是千年霉藤腐草、枯枝败叶的层累。松辽平原有近80万平方公里黑土地,老百姓说:一攥就出油,插根筷子都发芽。

  黑土地坦阔,毫无遮拦,移足其中,却无法走快,黑土总是暄松粘脚,步子也不会迈大,总有枯枝、棘根缠鞋。

  旋身环顾,周天好似蓝色大锅,把自己扣在了里面,云也不飘头顶,都堆在地平线起伏。突然,远方露出分明的曲线,那是山的轮廓,曲线下隐现浓绿,那是树的簇影,待轮廓、簇影愈发清晰,便可见一方方烟盒大小的房子,屯子到了。

  屯子是用土做的,屯周长满低矮的碱草,细密的根须相互抓挽。雨后松塌,用锋锹切成方块,铲起晒干,摞成墙,围出房,称“干打垒”。

  干打垒门窗很小、墩实厚重。屋内火炕方桌,举家围坐吃饭,煮山蘑、炒木耳、拌藤蒿,老者碗侧有瓷缸锡壶,滚水烫烧酒,倾一盅,满屋辣香。

  上世纪60年代,百万“知青”一夜间涌入黑土地,组起“生产建设兵团”,荒芜广袤始有“铁牛”奔驰、机声轰鸣,在耕耘新鲜活力、播种城市气息的同时,人也开始“植根”。如今,些许村屯仍有年逾花甲老人自报故乡:北京、天津、上海。

  黑土地,吸纳着华夏八方儿女汇聚融合。

  一群南翔征雁掠过,它们感知地气在收敛,不久便会白雪飘飞,寒暑迁徙,它们俯瞰过黑土地太多的火爆热烈。欢笑在地头、村头、炕头的二人转,劲舞着旱船、跑驴、老汉推车的大秧歌,红火的婚俗、年俗,甚至葬俗也将唢呐吹得荡气回肠,感天动地,学者称是“黑土文化”。

  自施洒化肥、农药、地膜、增长剂,黑土地开始自感“胸闷气沉、呼吸不畅”,触手渐失松柔,干燥棱硬,年趋板结。

  仲春,征雁又归,俯视苏醒的小河,在殷红的夕照下浮淌,像黑土地在流血……(周铁钧)


深沉的黑土地-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