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大河洲-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文学-正文
记忆中的大河洲
http://www.workercn.cn 2016-12-05 16:52:40 来源:中工网—《陕西工人报》
分享到: 更多

  我在旬阳老城生活了十三年,心中留下的记忆并不多,但老城河街前面的大河洲,以及洲里边的套河,至今却记忆犹新。

  旬阳老城又称“葫芦岛”,据旬阳县志记载,“金线吊葫芦”为旬阳八景之一,因其三面环水,一面傍山,形似“葫芦”而得名。

  我家住在老城县委家属楼顶层临江的那套房子里,几乎是山城的制高点。葫芦岛的全景我是看不到的,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不过没关系,居高临下,鸟瞰全城,大河洲与套河则尽收眼底。每到下班及周末,我都会在阳台放一把藤椅,泡一杯热茶,捧一本新书,尽情陶醉在阅读与赏景的幸福之中。

  坐在阳台向南眺望,蓝天白云下巴山如黛,山下的村子不知叫什么名字,只听山城人称之为大河南。村前的大河,就是人们熟知的汉江河,自西向东顺流而下,与那条绕城而过的旬河在城东交汇,围成一处绵软的沙洲,呈现在山城河街对面,宽阔无垠,这就是闻名已久的旬阳大河洲。由于天长日久,河水冲刷,沙粒堆积,河床升高,上游的江水在山城入口的地方分叉,一股流水弯向老城河街方向游走,形成套河。

  汉江、旬河、套河、大河洲,构成葫芦岛前一幅美丽图画,美轮美奂,令人神往。在三河围成的这块沙洲上,你会看到水鸟漫步,黄牛饮水,浣女棰衣,船帆摆渡的生动场面。眼前的情景,使我不由得想到“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诗句,《诗经》中描绘的这幅图景,难道不是大河洲上正在发生的故事么?

  大河洲不仅是生灵的天堂,而且是山城人精神的寄托。夏天的夜晚,人们带着小凳,摇着蒲扇,搭着毛巾,扛着凉席,成群结队来到河边,亲吻着河水,感受着河风,全身飘过丝丝凉意,人人觉得神清气爽。冬天的白日,太阳出来的时候,人们携老扶幼,走出户外,来到大河洲上沐浴阳光。还有那些家庭妇女们,手臂挽着笼系,来到河边漂洗,将那花花绿绿的床单布衣,晾晒于沙滩干净的青石上。

  女儿上小学了,夏日的每个周末,她都要求我们带着她到大河州去玩耍。我们就给她买来游泳衣,游泳圈,教她在河边游泳。看着孩子那股高兴劲,我们也高兴地合不拢嘴。水小的时候,套河最浅的地方支有裂石,我们可以踩着裂石过河。水大的时候,我们就脱掉鞋袜,挽起裤腿过河。涨水的时候,我们则要坐船过河。

  大河洲上的沙石很多,当时山城人建房,就在洲上取沙。一场大水过后,砂砾又堆积如山了,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在山城上渡口的地方,淤积的泥沙肥力很壮,生长的柳树又粗又高,连成一片,人称“柳树林”,也是县城一处较有名气的地方,我们经常到那里去休闲散步。

  后来我不在老城住了,也很少到老城去了。不知是哪一年,也不知是哪一月,更不知是哪一天,老城汉江边的大河洲不见了,套河也没有了,它们被发展了。多少次,我独自来到老城,想重温过去那些美好的记忆,想找回以往那些愉悦的感觉。可是,看到的是沙石的倾诉,河水的呻吟,触景生情,除了无语还是无语,除了忧愁还是忧愁,唯有无限感怀留在心头。

  现在的人们容易遗忘,我写下上述这段文字,并不是无中生有,也不是突发奇想,我只是告诉人们,那里的大河洲与套河,确实曾经有过,留给人们对往事的一点遐想。(赵攀强)


记忆中的大河洲-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