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山菊满崖时-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文学-正文
又到山菊满崖时
http://www.workercn.cn 2015-10-29 09:57:26 来源:中工网
分享到: 更多

    秋末冬初,乘车沿宝成线北上,列车一过马角坝站,便一头扎进莽莽大山之中。列车轻快地游走在深山峡谷之中,把壮美奇绝的景致胶片似地串连起来,风光大片般地展示在旅客的面前……

    透过车窗看着眼前熟悉的山山水水,我的思绪也回到了30年前的初冬时节。那时,我与一群刚入路的新工分配下站,乘座的是一种俗称为闷罐车的列车(棚代客),车厢里点着昏暗的马灯,座位是长条木板,上下车要通过木梯。就这样,年少青春的我们一路欢歌地踏上了崭新的人生旅程。

    列车每到一个车站,便下几名新工。当列车在一个深山小站时停车时,我便随着点名声,背着铺盖卷下了列车。

    尽管先前听说小站在大山之中,但眼前的景象还是出乎想象:小站由几间红砖房子组成,被高耸入云的大山紧紧地包裹着。山风一阵一阵地刮过,让人感到格外寒冷。

    山势越来越险,列车的前行的步履似乎有些沉重,窗外的景致越来越美:山峦间流动的云雾、满山满谷的彩林,还有一簇簇一闪而过的红籽……

    “真美啊!”生活在现代都市的人们难得见到如此美丽的风景,车厢内的许多旅客由衷地发出了感慨。

    来接我的是一位老站长,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和蔼地对我说:“好好干,慢慢地就习惯了!” 小站坡坡坎坎、房前屋后到处都绽放着一丛丛黄色的小花,给冬日的山乡小站带来了亮丽的色彩。老站长边走边说:“这叫山菊花,什么地方都能扎根、开出花,咱们这的人都喜欢它。”

    小站的生活十分艰苦,没有电视,远离场镇,想多见到几个人都是一种奢望。每天最闹热的时候,就是慢车进站停车的两分钟,大伙渴望着山外带回的信息和生活物品。

    白天尚好,夜晚更是难熬。山风呼嘨,拍打着窗户;月光清冷,映照着峡谷。我除了有些害怕,更多地思念远方温暖的家。

    很快,老站长给我安排了一名师傅。师傅当过兵,正直豪爽,有些严肃。见我对山区环境有些抱怨,对工作不太上心,就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变了泥鳅就不要怕钻泥巴!”他说这句话是他师傅,也就是我的师爷教育他的。扳道房外长满了野菊花,师傅摘下一朵感慨地说:“你看,这里到处是岩石,但这花照样开得灿烂!”

    列车穿过一个长长的隧道后,两边绝壁形成“一线天”,夹裹着列车前行。“快看,那崖壁上开的什么花,金黄色的瀑布一样!”一名女孩兴奋地呼唤同伴。我告诉说:“是山菊花,山上多得很。”

    师爷是一个干瘦的老头,虽然已经60多岁,但精神头十足。师爷从开站就来到这里,干扳道员一直到退休。他总是乐呵呵地说:“与老伙计们在小站干了一辈子,听惯了列车的风笛声,看惯了满山满坡的山菊花,就再也舍不得离开这里了。”

    “山菊花!”漫山遍野的野花难道在师爷他们的眼中就这迷人吗?师爷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说起话来却充满哲理。“山菊花平凡坚韧,越是艰险的地方开得越茂盛。”他指着崖壁上开得金灿灿的山菊花说:“开得多好,就象咱铁路人一样。”

    后来,我了解到,在小站象师爷一样的老铁路还有好几位,其有还有一些是修铁路留下的,他们都与山区铁路融入一体,再也难舍难分。随着岁月流逝,他们大多离开人世,长眠于小站对面山谷中。在那里,山菊花的开得格外多格外美。

    列车穿出一个长长的隧道,蜿蜒着从我曾经工作过的小站驶过。如今,小站因运输设备升级已经关闭,但老铁路们艰苦创业,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精神如同山菊花一样,越开越茂,越开越美,激励我们在现代化铁路建设的道路上勇往直前。(熊华)


又到山菊满崖时-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