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族:放不下的都市 抹不去的乡愁(组图)-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打工文学-正文
打工族:放不下的都市 抹不去的乡愁(组图)
http://www.workercn.cn 2015-02-09 11:18:28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分享到: 更多

放不下的都市 抹不去的乡愁

——对话“新城市人”,今年过年你回家吗?

  对于每一个游子来说,过年,都是一个挥之不去的话题。

  在他乡,为异客,有梦想,有辛酸。千里之外的故土,袅袅炊烟,山高水长,水泥森林般的都市,有财富,有喧嚣,也有冷漠。

  本文记录了6名打工作者的过年心态,在这背后,有文化的碰撞,有温暖的召唤,也有对未来的美丽憧憬。

  忧

  个人简介

  池宗平,38岁,陕西省咸阳市彬县人,现在广东省东莞市一家港资企业打工,东莞市小小说学会会员。

  回不去的家,进不去的城

  我的故事

  我离开家已经15年了,上一次回家,还是去年过年。但今年春节,不打算回去了。因为我也有了小孩,算是为人父母,人情世故已经高于当年的想家和回家。从现在起,回家时间改为家乡亲友有重大变故才回去,比如,当亲戚朋友有离世的,或是结婚出嫁时。

  老家那边,包括父母在内,大多数家人、亲戚都还健在。但村里的老人们在慢慢消失,老家正在凋零,很多农村都是这样。打算利用今年过年时间,读几本书,写点什么,顺便带孩子到处走一走,看一看。我的孩子在上民办的小学,今年8岁了,公办的不好进。对于我们这些打工者来说,是回不去的家,进不去的城。

  我的回忆

  小时候最盼望过年。如今已是人到中年,谈及“过年”,却“怕”!细究起来,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平常的日子也能调出些许“年味”。再者,现在过年的规格和档次越来越高,但盲目攀比的负面效应也的确让一般家庭承受过重。于是,就有了“怕过年”的念头。

  我还记得,每逢旧年的最后一天,父亲总要带领我们姐弟,去请长辈“回家”:摆上牌位、双膝跪地、点上纸、洒上酒、烧上香,然后恭恭敬敬地向“地下”的爷爷奶奶叩头。完事后,父亲总要在爷爷奶奶的坟前转悠,一边拔草一边向我们讲着爷爷奶奶在世时的故事。感叹人生就像割韭菜一样。

  到了新年第一天,父亲总要带着我们全家族的男子,挨家挨户地向长辈恭恭敬敬地叩头,以那种古老而满含孝道的仪式向长辈行礼。如今,我也已为人父,开始切肤地理解了父亲当年的用心。

  记者点评

  很多打工者,像池宗平一样,已经在城市里养育了下一代人。选择在城市而非返乡过年,标志着他们已经把城市当做自己新的故乡。但新的故乡该如何接纳他们,让他们真正融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 2 3 4 5 6 共6页


打工族:放不下的都市 抹不去的乡愁(组图)-打工文学-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