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不堪工伤诉讼之苦欲调解结案 律师指出调解风险民工采纳止损六万-律师面对面-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当前位置: 中工网农民工频道律师面对面-正文
农民工不堪工伤诉讼之苦欲调解结案 律师指出调解风险民工采纳止损六万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09 08:08:47 来源:中工网——《劳动午报》
分享到: 更多

  按照《仲裁法》第51条规定,在仲裁庭主持下,仲裁当事人经自愿协商、互谅互让达成协议化解纠纷的,仲裁庭应当制作调解书或者根据协议的结果制作裁决书。调解书与裁决书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调解不成的,应当及时作出裁决。

  农民工胡僮本应享受20万元工伤待遇,但与单位打多场官司后再次仲裁时,他同意调解并将赔偿数额减少为15万元。即使这样单位还要压价,只同意出11.8万元。就在此时,为其提供法律援助的霍薇律师发现了问题。

  原来,胡僮因治病曾借单位代理人6万元,如果他现在对单位压价后单位代理人再追要这笔借款,其得到的赔偿将所剩无几。因此,律师阻止了此次调解。近日,仲裁裁决单位向其支付各项赔偿16.6万元。

  保安不慎摔断腰椎 历时年余认定工伤

  胡僮今年29岁,是河南确山县人。2015年8月,他应聘到北京这家保安公司当保安员,该公司又将他派到顺义区一家饭店上班。当年9月的一天晚上,他在上班时意外从楼梯上滚落并摔伤。

  同事和饭店工作人员将他送到医院,经诊断腰椎多处骨折。他想认定工伤,可没有与保安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直接证据,没法认定。后来,他向北京致诚公益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求援,该中心指派霍薇律师为他提供免费法律援助。

  本案历经仲裁、一审、二审,最终确认了劳动关系。而此时,一年多时间已经过去了。

  接下来该认定工伤了。由于胡僮受伤严重无法动弹,认定工伤的事还得由其父亲代为办理。

  他的父亲没认识多少字,面对申请工伤认定需要的大大小小十几份材料,胡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当听说填写相关表格还要到很多机关部门调取证据材料时,他不得不再次申请法律援助。

  而申请工伤认定不属于法律援助的范围,霍律师决定在自己的工作之外义务帮他整理材料,并陪同他从丰台区到顺义区工伤认定机构提交材料。

  几经周折,工伤认定结论终于下来了。2017年3月,他被认定为工伤。

  坐救护车进京验伤

  公司拒赔再次仲裁

  被认定为工伤后还要确定伤残等级,之后才能确定胡僮应该享受什么样的工伤待遇。而此时,他早已回到河南老家了。

  “我们在北京没有住处,出院后就把他接回去了。”胡僮的父亲说,劳动能力鉴定机构说,要鉴定胡僮的伤残等级必须由他本人前来办理。如何从几百公里之外的老家把他送到北京,让这个家庭犯了难。

  腰受伤后不能长途跋涉、不能坐立,只能躺着,这种情况下让胡僮坐大巴、火车肯定是不行的。那该怎么办呢?霍律师思来想去,建议他坐120急救车进京。

  就这样,胡僮解决了坐车的难题。花费2000多元的费用到京后,胡僮的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伤残等级为八级。

  拿着工伤认定书、伤残等级鉴定书,胡僮的父亲找到保安公司要求赔偿。公司没办法推脱了,给他来了个拒绝见面、拒不赔偿。

  胡僮的父亲没有办法,只得再次求助律师。霍律师为其撰写仲裁申请后,再次向仲裁机构提起申请。

  调解之时公司压价

  律师发现问题所在

  经历此前数次诉讼后,公司不再躲避。仲裁开庭之日,双方如期到庭。

  庭审过程中,霍律师发现本案有一个特殊情况,即胡僮名义上是给保安公司提供劳动,实际上该公司已经把雇用保安的业务包给了杨善个人。因此,杨善是胡僮的老板,真正赔胡僮钱的人也是他。

  因此,在确认劳动关系的诉讼中,保安公司多次声明:即使判决公司赔钱,也是杨善出钱。这次仲裁案件中的代理人,表面上看是代表保安公司参加此次庭审,实际上是杨善聘请的,更多地维护的也是杨善的利益。

  庭审结束后,案件进入调解阶段。按照法律规定,胡僮的工伤待遇在20万元左右。公司的代理人提出胡僮出事后,杨善和饭店各自支付了3万元的医疗费,在工伤待遇赔偿部分需要刨除这6万元。

  原来,当时为了给胡僮治病,胡父在派出所民警的调解下打了一张借条。该借条上写:由杨善和饭店各垫付3万元。

  由于胡僮不能动弹,历次诉讼都是其父亲代理的。经历这么长时间的诉讼之后,胡父也想早日结束这起案子,因此,仲裁员征询双方是否同意调解此案时,他表示同意。

  仲裁员先让公司代理人走出仲裁庭沟通调解方案,同时,询问胡父的调解数额。胡父想了想,给出15万元了结此案的意思。

  仲裁员得到这个消息后走出仲裁庭,询问对方的意见。十几分钟后,仲裁员回来说:“对方只同意给12万,你们是不是再降一些?这样,你们也省事,我可以马上出调解书,让对方一周内给钱!”

  听到这话,霍律师很不高兴:“胡僮伤得很重,一两年都不能干体力活。农村人没有收入来源,生活会更加贫困。而仲裁员不给对方施加压力,反而一直让这方降低要求,十分不妥!”

  就在这时,对方将仲裁员叫出仲裁庭。再进来时,仲裁员说:“公司要求再少给2000元,赔偿总数11.8万元,你们同意吗?其实这也没多少钱,你们考虑一下!”

  “仲裁员,我们需要去庭外商量一下。”霍律师回答。

1 2 共2页


农民工不堪工伤诉讼之苦欲调解结案 律师指出调解风险民工采纳止损六万-律师面对面-农民工频道-中工网
扫码关注



工人日报
客户端
苹果版
安卓版